口述:小三自杀了我还要不要离婚
时间:2019-11-21  编辑:小编  浏览次数:
丈夫有张亲热的合影
 
我和丈夫陈洋是大学同学,在我们那个年代,本科学历是很高的了,所以到了各自的单位后,两人都受到重用。生了女儿,家务增加了许多,我们商量了一下,觉得必须得一个主外一个主内,要不然两人的事业都会受影响。
 
毕竟男人的前途要更大些,我就选择了主内,对工作不像以前那样有追求了,只把自己的份内事干好。后来单位进行改革,那时陈洋的事业发展得相当不错,我就拿了补偿金离职回家。
 
我的日子过得相当不错,有钱有闲,而且丈夫也对我很好,并没因为不能赚钱就失去他的尊重,家里的现金、存折、房契都由我保管。五年前,初中毕业的女儿去澳大利亚读高中,我有时去澳大利亚照顾她,日子过得很充实。
 
裂痕是从2007年春节开始的。
 
陈洋出差回来,有次上班走急了,包忘了拿。我平时是不翻他的包的,是打扫卫生不小心把他桌上的包扫到了地上,东西洒了一地,我看见了一张照片。只一眼,我就愣住了,里面居然是陈洋和一个年轻女孩的合影,在像馆拍的,他坐着,那个女孩倚在他身上,两手放在他的肩上,看上去非常亲昵。
 
想着陈洋平时对我的点点滴滴,实在没有一点破绽,甚至夫妻生活上我们仍然很和谐。这个女孩是怎么回事?
 
那天,他像往常一样回来得很晚。我把手里的照片扔过去,他吃了一惊,语气很不好地说:你翻我的包干什么?我哪里翻你的包了,是打扫卫生碰掉了,我就是没早翻你的包,才落到这个地步的吧。
 
我也不客气地说。他愣了一会,笑起来,坐到我旁边说:没什么事,是我同学的妹妹,从武汉到深圳去,没有买到票,同学就给我打了电话,我就帮她买。她一定要跟我照张相,小女孩嘛,做事没分寸的,反正以后也见不到面,我就随她了。
 
我接受了这个解释,很难说是不是真的相信他。就算是真的,我心里也不舒服,那年春节女儿回国时,我想一家人去照套艺术照,他都不肯,嫌麻烦,却对一个陌生女孩这么殷勤。
 
这件事在很长时间里没有什么后续,我也渐渐放下心。
 
见到照片上那个人
 
2007年9月,陈洋出国了。一个年轻女孩打电话来,问我是不是罗易,我说是。她说她是陈洋的情人,现在怀孕了,陈洋逼着她打胎,她不想……说着说着她就哭起来,我握着听筒的手不听使唤地抖着,趁她哭的当口我挂了电话。
 
可是她又打了过来,我听着那催命铃声一声声响着,心里很慌,不想接,不想面对这件事。可是,也许是好奇心也许是想知道真相的冲动,我最后还是接了。她在那边边哭边求:易姐,求求你了,我老家的风俗,如果杀了第一个孩子就会有报应的,你让我生下来吧。
 
你生不生关我什么事?我努力平静地说。她却像捡到了宝:那就是我可以生啊,那我就跟陈总说……我突然厌恶起来,挂了电话。这个女人,那么精明,那么投机,受再多的苦也是活该的吧。
 
过了几天,她又打电话,说她想见我,我不同意,她又求了半天,我终于还是同意了。
 
两人约在一个西餐厅。一看到她,我就愣住了--她就是照片上的那个女孩。
 
我不是一个有谈判经验的人,她却明显地有备而来。一直是她在谈,说陈洋怎么帮助她的家庭,她是为了感恩图报才以身相许的;又说陈洋说我只是个好妻子,但对他的事业毫无帮助。所以,他才会选她做情人。
 
很奇怪,当时我居然没什么生气的感觉。可能已经太绝望了吧,如果那个照片就是他们偷情的证据,那么他们至少已经交往了好几年,我却没有一丝感觉。这样的妻子,真是当得太失败了。
 
其实我不想破坏你们的家庭,你的年纪也大了,再找个像陈总那样的人也难,我不会做这么缺德的事,我只希望你能同意我把孩子生下来。她说,看上去楚楚可怜。
 
你真的只想要这么多吗?我盯着她问,她的表情有一刹那的惊慌失措。但平静得很快,咬着嘴唇看我。
 
生不生是你的事,你不要再跟我联系,无论你用什么办法,我也不会离婚。我想陈洋也不会跟我离婚,如果你说得动他就不用来找我了。我淡淡地说,起身走了。
 
她几次自杀相逼
 
做了多年的夫妻,面对这件事我很理智,陈洋也很理智。他并没有像电视里那样,说是那个女孩勾引他,也没有无情到要跟我离婚。他把我哥哥的两个孩子都招进公司,以前他一直不愿招亲戚,这该是他的补偿吧?
 
他从侧面告诉我已经辞退了那个女孩,我没有过多的表示,心很冷。
 
我一年有大半时间呆在国外与女儿一起生活。可是,就是回国的几个月内,仍然接到她的电话,每次都在电话里哭着求着,我一听到她的声音就挂机。有天夜里,电话又响了。我一接,她就在那边叫:我快死了,要来救我。人命关天,我不敢怠慢,要陈洋过去看。那次她吞了15颗安眠药,送到医院,要洗肠,医生翻翻她的眼皮看了看说,没什么事,你回去吧。
 
此后,这个方法她就三天两头地用。有次她又威胁要开煤气自杀时,陈洋没有赶过去,她也没死。
 
2008年12月底,我又接到了她的电话。那次她的语气很奇怪,不像装神弄鬼,说:易姐,我也没有办法,如果我不跟陈总结婚,我爸妈都没脸活了。我没什么好语气地说:那也是你自作自受。
 
可是我的心情还是很沉重。晚上陈洋回来后,我第一次主动问起他们的事情。陈洋说她的父母是湖北某县的老师,几年前她哥哥开车出事撞了人,要赔很多钱。她刚招聘进公司,帮不上忙,偷偷在办公室哭,陈洋看到了,就借了她钱,就有了后来的事。
 
你想不想娶她?我问。陈洋摇头,说这女孩心机太深,何况年龄相隔太大,无法一起生活。
 
2009年1月27日,除夕的前一天,她吞安眠药自杀了。
 
他的反应让我心寒
 
一条命和一场婚姻。到底哪个更轻哪个更重?
 
她的死对我震动很大。我很愧疚,早知她会这样选择,我是愿意放弃婚姻的。这不是我为自己找的借口,也不是事后才说这样的话,面子也罢、金钱也罢,都无法和生命相比较。
 
最让我寒心的是,陈洋对这件事没有一点反应。也许他反应过度我也会不舒服,可是这样像个没事人样的过日子,也太可怕了。突然想起,这件事从发生到现在,他甚至没有对我说过一声对不起,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,他做的不过是个正常男人都会做的事情。难道在我枕边近二十年的男人居然是这样的无情冷血?我想到离婚,可是身边的朋友都觉得犯不着。人都已经死了,何必再跟他较真?可是,我真的无法再面对这样一个男人。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 
生命的重量
 
生命的重量,或轻于鸿毛,或重于泰山。但是,什么叫轻,什么叫重?各人有各人的答案。有人拿命来赌一段感情,在外人看来很不值,但是如果当事人把这段感情看得比生命还要重要,失去了,活着都失去了意义,你能说他(她)的命就一定轻于鸿毛吗?
 
说到底,生命是每个人自己的,作为一个自由的个体,有权处置自己的生命。但是,世界那么广大,给予了生命无限的可能性,我们所该做的,是如何让自己这只有一次的生命更加丰富更加精彩。只把它随便地抛在一个情感的小圈子里,实在是轻视了它。
 
生命是有重量的,即使只属于自己,仍然需要被尊重。
香港总部: 电话: 传真:
营销总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