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述:丈夫让情人做大我做小
时间:2019-11-21  编辑:小编  浏览次数:
一时心软嫁给了残疾丈夫
 
35年前,阿云出生在台山一个小村里。1岁多时,她不幸患了小儿麻痹症,后来虽然治愈了,但右腿却落下了残疾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她开始意识到自己的缺陷,变得异常自尊同时又充满自卑。那时候,她虽然和正常的孩子一起上学,但却总是下意识地溜着墙根走,不敢到人多的地方去。虽然身有残疾,她仍和村里其他正常的女孩子一样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家务。她心里有一个想法:任何地方都不要做得比别人差。
 
上学期间,她的学习成绩很好,作文还经常被老师当作范文在班里朗读,但是,由于身体的原因,初中毕业后,她没有参加中考继续上学,而是在附近的工厂开始了打工生涯。这期间,开始有媒人不断地为她介绍对象。
 
虽然她身有残疾,但容貌却很招人喜欢,所以媒人给她介绍的小伙子几乎全都是正常人,但是每次不是她看不上别人就是别人接受不了她是残疾人的事实,所以每次相亲都不了了之。后来,有一个还不错的青年看上了她,而她也对他心有好感,但一想到那些在城里打工的姐妹,一想到自己结婚后,就要一辈子呆在农村受苦受累她就心有不甘,最后,还是拒绝了这门亲事。
 
这时候,她遇到了他,一个比她大18岁的残疾男人,并且残疾的程度要比她严重得多。那天,她在门口远远地看到了跟在媒人身后坐在手摇车上的他,心里就生出一丝厌恶,觉得他不是她心目中的那个人。3天后,他打电话过来,问她的想法,可想而知,她拒绝了他,不过,他并没有灰心,而是问她可不可以去她家里玩。“大家都是残疾人,做个朋友也好啊。”当时他这样说。
 
“这辈子我错就错在当时不应该心软,答应了他的要求。”她懊悔地说,“有些事情,真是当断不断,必受其乱啊。”
 
她答应了他做朋友的要求后,两人就经常电话联系,有时候也会聊好长时间。慢慢地,她发现他很聪明很有头脑,而且还了解到他很小就父母双亡,白手起家,靠自己的能力买了房买了店铺,就开始逐渐转变对他的看法,觉得他很上进,很有头脑。加上媒人的劝说,她同意了嫁给他。“当时想着,结了婚,他可以挣钱养家,我也可以实现自己到城里来的愿望,可是后来才发现,我被骗。”她的眼睛里有些许的哀怨。
 
“当时我问他为什么不找个正常人,他说怕人家骗他,我说你就不怕我骗你吗?他说,不怕,因为大家都是残疾人。当时我就是被他这句话打动了,觉得这个男人可以依靠,但后来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。”她低沉地诉说着。
 
丈夫与“红颜知己”关系暧昧
 
交往了1年多后,两人领了结婚证。也许因为在潜意识里,尽管他是还算富裕的城里人,但是她仍然觉得找了这么一个重度残疾且大她那么多的男人做丈夫,并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,况且她的家人并不同意,所以,他们没有举办婚礼。她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,就搬到了他家里。
 
然而,新婚的她并没有感受到一个新婚女人应该享受到的幸福和甜蜜。已经成为她丈夫的这个男人好像对她并不热情。“这么多年来,我们从没有在一起吃过饭,即使刚结婚时也是这样。”阿云淡淡地说。结了婚后,她才知道,丈夫的店铺是和一个大他几岁的女人合伙开的,而这个女人的家就在阿云家旁边。
 
每天早晚,丈夫和这个女人一起早出晚归,出双入对,就连一日三餐也是和她在店里吃,而全然不顾阿云的感受。当时,善良的阿云还挺感激丈夫的这位“红颜知己”,觉得在店里有她照顾自己的残疾丈夫,她会放心很多。“那时候我那么单纯,没有跟除老公以外的任何男性交往过,怎么也不会把事情往那方面想啊。”阿云有些怨恨自己当初的无知。
 
后来,她开始听到一些风言风语,邻居和亲友们都有意无意地暗示她:那个女人和你丈夫的关系不正常。渐渐地,她开始有了怀疑,并且丈夫和那个女人之间异常的亲密关系开始在她面前显现。“那时我们刚结婚不久,那个女人居然在我家帮我老公冲凉,而这本应该是妻子做的事情,当我向老公提出我可以帮她冲时,他拒绝了,并且说,他们几十年都是这样过来的,如果看不惯,我可以滚。”说起这些,阿云的眼圈红了,不过,她很快就调整了自己,笑着说,“我的眼泪已经哭干了,现在心已经死了,没什么可哭的了。”
 
当阿云怀上了女儿不久,她的丈夫就让那个女人为他在另外一个房间里铺了张床,并且将房间的钥匙交给了她,却没有给阿云。“老公房间的钥匙居然被另一个女人保管着,你说我这个做妻子的沦落到这个地步心里会是什么滋味啊?”说到这里,阿云的眼圈又红了。她说,那时候,自己还心存幻想,希望孩子的出生能使丈夫回心转意,夫妻俩好好过日子。“现在我知道自己错了,感情是勉强不来的,我们之间从来就没有过真正的感情。”阿云幽幽地说。
 
为了女儿长期忍受暴力
 
阿云和丈夫的婚礼是和女儿的满月酒一起摆的,但是摆酒那天,和丈夫表现得最亲密的仍然是那个女人,而丈夫也像之前一样和那个女人亲密无间。
 
“就连女儿过生日他带女儿出去吃饭的时候,都会想着将餐桌上好吃的东西多叫一份,给那个女人送去。现在想来,他娶我只是为了掩人耳目,或者把我当作生育的工具,而根本没有一点点感情在里面。”这样说的时候,阿云的表情是淡然而凄凉的。
 
阿云清楚地记得,那是女儿出生半个月的一天早上,正抱着孩子喂奶的阿云向丈夫要钱买东西,但丈夫却爱理不理地说没钱。他的态度激怒了长期隐忍的阿云,她平生第一次和丈夫顶了嘴,她说:没钱?你替别人养女儿怎么有钱?(那个女人和她乡下的老公生有3个女儿)。听了这话,她丈夫生气了,抓起旁边一根棍子在她肩膀上狠狠打了一下,好几天还能看见清晰的棍痕。她记得那是丈夫第一次打她。
 
从此之后,她的苦难降临了,丈夫动不动就打她,而她因为害怕被丈夫赶出家门,就一直忍着,从来不敢还手。有一次,阿云抱着女儿,想到自己的处境不禁悲从中来,忍不住看着女儿说:“妈妈命苦,你也命苦,你去哪里投胎不好,怎么偏偏来到了这个家?”没想到这句话被那个女人听到后,就告诉了阿云的丈夫。晚上丈夫回到家里,一句话不说,就在阿云脸上甩了一巴掌。
 
那时候,每次看到丈夫与那个女人亲密无间的场面,阿云的心里都很不是滋味。有一次,她忍不住对那女人说:“我是他老婆,你们总要顾及一下我的感受吧?”没想到那女人却指着她的鼻子说:“你以为只有你可以做老婆吗?当初要不是我点头,你怎么可能进得了这个家门?”而她刚想回嘴,一旁的丈夫马上就给了她一巴掌。
 
“那几年,一看到他回来,我就忍不住浑身发抖,真的是被他打怕了。”阿云说,她曾到妇联、社区居委会反映过、哭诉过,但是这种家务事却没有人能帮得了她。
 
心已死只为女儿守候
 
这种经常挨打挨骂的日子阿云过了好几年,她苦笑着说,现在自己都觉得奇怪,真不知道自己当初怎么那么能忍。
 
每年大大小小的节日对别人来说都是幸福喜庆的,而对阿云来说,却是充满苦难和黑暗的日子,因为她不光要忍受一个人过节的凄凉,还要忍受因几句忍不住的牢骚而惹来丈夫的打骂。“结婚这么多年来,他从来没有陪我过过一个节日,从来没有单独陪我吃过一顿饭,从来没有人喊过我的名字,也从来没有牵过我的手。虽然结婚很多年了,但我却从来没有体会到过爱和被爱的感觉。”说话时,表情淡淡的阿云,却让人从她身上感受到了无法言表的悲伤。
 
阿云说,现在,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店铺,回家养老,但是丈夫对她的态度却仍没有改变,两人依然各睡各的房间。丈夫也依然早出晚归,家对他来说就像是旅馆。每天晚上她帮丈夫冲凉时,两人也很少说话。“现在他天天不在家我还觉得自由些,我心里就当他已经死了。”阿云这样说。
 
“我现在才知道,婚姻是不能以同情为基础的。我们之间缺乏最基本的信任,所以也不可能有爱。”阿云说,去年她跟丈夫要钱想买辆残疾车,没想到丈夫却说:“我捡到钱都不会给你,何况是赚到,跟我要钱买车,你一辈子都不要想。”阿云说,当时她的心就凉透了。今年,由于孩子上学需要,她又硬着头皮跟丈夫提起了这件事,并跟他说:“如果你还是去年那句话,我对你就彻底死心了。”没想到丈夫后来居然答应了,这件事使阿云对他的怨恨减少了一点。
 
阿云说,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,她投错了人家,投错了地方,也已经为此付出了青春和泪水。现在她对丈夫对婚姻已经没有了幻想,也曾想过要
 
离婚,但是为了女儿,她仍然选择了忍受。“我生下了她,就要对她负责,给她幸福,不能让她像我一样饱尝辛酸和痛苦。”阿云说女儿非常乖巧而且很知道疼她。“她值得我守下去。”说起女儿,阿云的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 
阿云说,有些事情发生了,就会有抹不掉的伤痕,她的心早已是伤痕累累。她曾经特别恨丈夫恨那个女人,但在流过了那么多泪,经历了那么多感情和自尊的煎熬之后,她已经心静如水。
 
后记:
 
“哭也是活,笑也是活,我为什么不笑着生活呢?”“爱一个人很辛苦,恨一个人更辛苦,我现在已经不恨了,何况他们现在在我心中并不重要,那还值得我恨吗?”“我有时候想,老天是公平的,它赐给我一个苦难的人生,同时还赐给我甜美的笑容,让我用笑容面对人生的苦难。”
 
这些都是阿云在经历了生活和感情的痛,流过了屈辱和悔恨的泪后总结出来的人生“格言”。她说现在自己对婚姻已经死心了,但仍然热爱生活。前不久,她报名做了一名义工,尽自己的能力帮助那些比她更需要帮助的人。她说,做人要知足常乐,感恩图报。每当看到那些不能走路的人,她都在同情别人的同时暗暗庆幸自己的幸运。为了实现儿时的读书梦,她还在当地残联开办的进修班里报了名,准备多学点知识,以后找份好一点的工作。
香港总部: 电话: 传真:
营销总部: